江山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江南同题倾尽天下江山文学网4

发布时间:2019-07-14 05:32:47 编辑:笔名

古人常以倾国倾城来形容女子之美貌,其实这是一个贬义词。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单从字面上理解的话,即因为一个美貌女子的出现导致一个城市的沦陷,甚至整个国家灭亡了,这难道不是贬义吗?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叫做红颜祸水的说法,就连孔夫子这样被世人尊为圣人的男人都曾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其实,这是几千来男尊女卑的陈旧观念所造成的,总是把失败的原因推给女人。殊不知,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第一章:十里桃花遍地红,不及亦儿半语娇    每年的三月总是太机城最热闹的时候,只困那雨后的桃花分外娇艳,连绵十里、美不胜收,引得四方游客蜂拥而至。每逢三月十九这一天,太机城主诸葛天都会准时到城西五十里外的慈孝奄敬香,向菩萨祈求天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不过近两年却有所不同,几乎每次都因诸葛天身体欠佳,将此事交由附马都尉袁诚亲自打理,今年也是如此。这一天,天刚微亮,袁诚便率众出发径直赶往慈孝奄,据说此次诸葛天的女儿也即是都尉夫人诸葛亦儿也一同随行。传言此女豆蔻长存,美若天仙,素有“太机第一美人”之说。消息一出,各地达官贵人、市井百姓纷纷前来,都想一睹这“第一美人”的庐山真面目。  当太机城西门大开之时,首先出城的是上百名禁卫军。袁诚座驾一匹浑身雪白的高头大马行于道路中央,一乘红妆的八台大轿尾随其后,轿子的四角分别候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其后是参与护卫的大队精兵。不用说,轿中必是公主无疑。道路两旁全是围观的人群。行至街中,轿中女子轻轻掀开一点轿帘向外望了一眼,立刻引起人群一阵近乎疯狂的骚动。当然,骚乱的局面很快就被袁诚的大队精兵掌握控制。街巷口的人群中一成年男子自言自语轻声道:“是她,没错,就是她……”  旁边一年纪稍小的青年男子拉了他的衣袖一把:“大哥,你怎么了?”  男子答道:“没,没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认识她?”青年男子追问。  男子依旧自言自语:“七年了,整整七年了。”  此二人看似普通百姓却非比寻常,他们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刀剑双侠”。年长一点的叫楚良岳,以一套六合刀法名震江湖,据说他手中的武魂战刀足足有一百来斤重;稍小一点的叫木淮安,诛仙剑派剑宗唯一的嫡系传人,剑法行云流水,宛若游龙。  两月前,只因云台镇黄草山黑风寨的熊天霸一干人等长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老百姓只恨不得生吃了他们。于是二人顺应民意,联手血洗黑风寨,将那拥众三百余人的土匪窝子杀得是片甲不留,此举甚是大快人心。此后二人义气相投,结为异姓兄弟。也正因为此事,二人便在武林太机榜前十名占有了一席之地。  “第一美人”走远了,四乡百姓散去了,二人也回到客栈。  楚良岳静静地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七年,历经炼狱煎熬的七年,他深知自己已不再年轻。从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不难看出,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满脑子充满幻想,浑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头小子。  七年前,也就是在这条街上,而且正是他今日所站的地方,他最后一次见到她。而今天这一幕,仿佛正是历史的再现。她的美,还是那么让人心醉;她的笑,足以让他的整个世界为之颠覆。  其实他并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具有公主和都尉夫人双重身份的诸葛亦儿到底是不是刻意在这里掀开轿帘的,只有她才知道。  当她还未年满十岁之时,狠心的术士向城主进言称其将来必定“倾国倾城”。为避免天下浩劫,诸葛天不得不忍痛将女儿长年锁于闺中。  当年的楚良岳作为新科状元,虽其貌不扬却出口成章,深得城主赏识,暂留于宫中小住。某日席后,楚良岳偶于御花园外墙听闻园内笑语玲珑,随即透过花墙望了一眼,立刻被惊得呆若木鸡,眼前的女子竟比太机城那十里桃花还要美上百倍。此时的楚良岳已经完全忘记了宫中禁令:未经城主许可,擅入御花园者,杀无赦。他快步直入后园,来到女子身前。女子也被这突出奇来的陌生人给吓得半晌不语。四目对视良久,楚良岳颤声道:小生斗胆,请教姑娘芳名。  女子面颊绯红嫣然一笑:“亦儿。”  楚良岳随即脱口而出:“十里桃花遍地红,不及亦儿半语娇。美!真的好美……”  话音未落,亦儿身边的丫环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大胆淫贼,竟敢擅闯御花园冒犯公主!还不速速离去。”  楚良岳忙往后退了三步,低头抱拳道:“参见公主殿下,在下乃是本科仕子,并非什么淫贼。”  丫环正欲发作,公主亦儿立即将其制止:“萍儿,公子并无恶意,休要责怪于他。”  虽然丫环不再说话,乖乖地候到一边,但是刚开始的喊声已经惊动了园外的巡逻卫兵,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喊杀之声:“抓刺客……抓刺客……”  这时候的楚良岳才清醒过来,擅入御花园者乃是死罪。阵阵喊声吓得楚良岳心惊胆战,一时没了主意。诸葛亦儿道:“公子,随我来。”  楚良岳来不及考虑,跟着诸葛亦儿进入了房间,门外传来禁卫军与丫环的对话。  “刺客在哪里?”  “他往东边走了。”  “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没看清楚,来人用黑纱蒙着面。”  “公主殿下呢?”  “公主受了惊吓,现在已经进房休息。”  随着禁卫军的脚步渐渐远去,楚良岳才发现自己和公主双双贴门而靠,而他的眼睛距离公主娇艳的面容竟然不到一尺。他尽力屏住呼吸,脖子拼命地往后仰,生怕鱼越雷池半步。手却不听使唤地向前轻触到公主手上那凝脂般的皮肤。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电流游遍全身。公主迅速抽身闪开,轻声呢喃:“你……你好大胆……”  也许,这一幕本该永远封存在他们的记忆深处。可是楚良岳恨自己,恨自己太容易轻信他人。他本该将此事永远埋藏在心底,可是偏偏酒后吐了真言,更不应该的是他错误地将同科仕子袁诚作为了自己的倾诉对象。他万万没有想到对自己礼尚有佳的袁诚会到城主那里去告密,直到东窗事发,方才后悔莫及。幸好结果还算幸运,诸葛天惜其才而未杀之,只将他发配回乡入狱,永不录用,而榜眼袁诚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头名状元。  半月之后,四名官差押解着囚车中的楚良岳赶赴云台镇。途经西门大街,遇到了迎亲的队伍。声势之浩大,使得百姓纷纷避让三舍。官差只得将车停到街边的巷子内,静待迎亲队伍先行通过。  楚良岳问官差:“差大人,这是谁家娶亲啊,这么大的阵势。”  “傻状元,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啊?”其中一个官差回答。  楚良岳摇了摇头:“不知道。”  “今天公主大婚啊。”另一个官差抢着回答。  “公主!哪个公主?”楚良岳不觉一惊。  “你这不废话嘛,太机国就只有一个公主。”官差回答。  “你是说亦儿?”楚良岳惊道。  领头的官差劈头盖脸地地给了楚良岳几耳光:“公主的名字是你随便乱叫的吗?要不是因为今天是公主大喜的日子,老子定叫你血溅当场。”  楚良岳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双眼直直地盯着过街的迎亲队伍。说来也巧,当花轿经过巷口的时候,诸葛亦儿轻轻地掀开了轿帘,目光偏偏行进到楚良岳脸上的时候嘎然停止。楚良岳使劲闭紧双眼,将头埋到最低。他发自内心地渴望见到亦儿,哪怕只是偷偷看上一眼就会满足,但是他不愿意亦儿看到自己现在蓬头乱发的样子。他在心底不断地呐喊:“忘了她吧,我只是个囚犯。”其实,诸葛亦儿并没有看清他的样貌,只是他太在意,太在意……    第二章:风云变幻鲲化鹏、万里苍穹隐蛟龙    经过将近两个月的行程,楚良岳一行终于到达了太机国最边远的地域云台镇苍穹山。苍穹山方圆数百里,地势险峻、草绿林丰。山中有一地势较为平坦的山谷,怪石嶙峋,倘若站在最高的山峰星辰峰上放眼看去,奇石黑白分明,宛若棋子,棋盘谷也因此而得名。  太机国几乎所有被发配充军的囚犯都呆在棋盘谷,黑白分明的两色石头其实是寒铁和龙血矿石。他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开采,并进行冶炼、铸造,生产大量的兵器。  这里的每一个囚犯都过着非人的生活,不但要做苦力,而且吃不饱饭,还经常受到护卫官兵的欺压。统兵头领何文佑更是犹如禽兽一般地对待他们,经常莫名地对众人鞭打脚踢。几乎每隔三五天就会有人经受不住炼狱般的煎熬而自尽身亡或是被官兵活活打死。  楚良岳本是个读书人,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几天下来就几乎支持不住,濒临崩溃。凭着求生的本能,楚良岳就这样一直苦熬着撑到了寒冷的冬季。随着时间的流逝,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选择轻生,万念惧灰的楚良岳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世界。趁着夜色朦胧,谷中守卫打盹的空隙,楚良岳拖着伤痛的双腿艰难地爬上一座高高的山崖。站在崖边约摸半柱香的功夫,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王宫内的御花园,浮现出面容娇美的诸葛亦儿,浮现出西门大街声势浩大的迎亲队伍,楚良岳把心一横闭上眼睛,双脚向前腾空跃起。  当楚良岳跳入山崖不到三尺之时,远处突然飞出一束粉色的绶带将他的腰紧紧缠住,硬生生地把他从死亡线上给拖了回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楚良岳叹惜道:“为什么!想死都这么难。”  楚良岳的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年纪轻轻的就想寻死,你对得起父母吗?”  楚良岳忍痛用手撑着身体慢慢坐了起来,转头看到身旁站着一个女子。不,是一个绝色女子。楚良岳的眼睛的确很毒,这样的夜晚仅仅借着地上白雪的反光居然也能把美女看得是清清楚楚。此女无论相貌、体态、身形都绝不亚于诸葛亦儿。真正可称得上:笑比西施羞玉环,声似莺歌形似风,白雪皑皑一抹红,柔情似水暖隆冬。  女子见楚良岳不说话,便道:“好端端的,干嘛要寻死啊?”  “你不懂的。”楚良岳回答道。  “好死不如赖活,你傻啊!”  楚良岳继续保持沉默。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无法忍受这里艰苦的日子吗?”女子继续追问楚良岳。  楚良岳摇了摇头。  “那是为什么?”  “我已万念惧灰、生无可念。”楚良岳的声音充满着绝望与无奈。  “你是不是有什么血海深仇,而仇人又是极其强大?”女子依旧在问。  楚良岳又摇了摇头。  女子又道:“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到你的忙。”  楚良岳淡笑道:“没有人帮得了我。”  女子笑了笑道:“你不说怎么知道不行呢?反正你都要死了,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楚良岳犹豫了一下,暗想:其实这位姑娘说得不无道理。况且她能在这里出现,加上刚才一条小小的绶带就把自己救了回来,绝非寻常之辈。  终于,楚良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大略向女子说一遍,最主要是略去了与诸葛亦儿肌肤相亲的一段,因为那是最让他刻骨铭心的时刻。  女子听完楚良岳自己的故事后道:“我当是多大的事呢?原来是为了个女人。”  楚良岳冷笑了两声:“你没有真正爱过就永远不会懂。”  女子道:“你这哪算是爱啊,直接就是单相思,你有问过她喜欢你吗?”  楚良岳道:“不用问她。”  女子道:“我呸!你不问她又怎么知道她对你有没有意思。再说了,你不告诉她,她又怎么会知道你喜欢她呢?”  楚良岳回答道:“我喜欢她是我自己的事,跟她没有关系。”  “大错特错,你至少应该当面对她表白。这样的话,就算她拒绝你,你至少尝试过,不会抱憾终生。”  “那我该怎么做?”听了女子的话,楚良岳开始慢慢放弃轻生的念头。  “去找她呀。”  “不可能。她是公主,况且她已经嫁人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虽然你说喜欢她跟她没关系,但至少要她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呀。”  “可我只是个囚犯啊!连离开这里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说进到守卫森严的都尉府找她了。”楚良岳轻声叹了口气。  “这我可帮不了你了,那个何文佑壮得跟头牛似的,我可不想招惹他。”  “不过,如果你能想办法离开这里的话,进都尉府的事可以包在我身上。”女子继续道。  “你怎么帮我?”楚良岳问。  “我可以教你武功啊。”  “学武?我连鸡都不敢杀,难道你想叫我学武来杀人吗?”  “那我就没办法了,不过我觉得这是你能见到她的唯一途径。”  楚良岳傻傻地陷入沉思。  “我不管你了,如果你还想寻死的话,请自便。”女子说完扭头就走。  “姑娘,谢谢你救了我。”  女子回过头笑了笑:“不用客气,不想死就回去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楚良岳点了点头:“姑娘,我要是真有一天能离开这里,到哪里才能找到你。”  “这本书你拿去吧,刚在何文佑的房间随手拿的,看样子好像没什么用。如果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就到星辰山逍遥山庄找我,我叫慕容欣月。”说完就丢了本书到楚良岳手中,随即消失在夜色中。楚良岳借着夜光隐约看到书面上写着《六合武魂》四个字,小心地翻了几页才明白原来是一本刀谱。 共 1496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如何预防呢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

上一篇:家外家

下一篇:溶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