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逝水流年小说杀死情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57:31 编辑:笔名

1  这天晚上,当妻子美娜把安德鲁带回家的时候,何一便有些醋意。  安德鲁身材高大相貌出众,淡金色的略带弯曲的头发,一双会说话的浅蓝色大眼睛,最重要的是他不太爱说话,有种略带忧郁的沉静气质——何一知道,这种异性对美娜有致命的吸引力。  而美娜也半开玩笑地向何一介绍她的新朋友:“这是我的外国版‘梁朝伟’,怎样?”  怎样?何一狠狠地掐灭了手中的烟。他知道自己因长年在外跑业务,不能经常陪伴美娜,美娜自然想交几个朋友来缓解寂寞。关于美娜交什么样的朋友,他想干涉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个安德鲁,看似老实安分,谁知他会不会当何一和美娜之间的第三者呢?  “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何一忍住心中强烈的不满,开口淡淡地说道。  “他是琳琳的‘男朋友’,琳琳出差几天,托我照顾安德鲁——毕竟他刚从荷兰来到中国,有很多地方还不习惯……”美娜看安德鲁的眼神分外的温柔体贴,她甚至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安德鲁淡金色的头发。  “安德鲁,跟何一打声招呼!”美娜亲昵地说道。  “你好,何一!”安德鲁极不情愿地用外语跟何一打了一声招呼。  此情此景,让何一心里更加不舒服,美娜的温柔体贴似乎一下子都给了安德鲁,好像他们之间才是亲密的夫妻关系,而何一只是个外人。  更可气的是,安德鲁不说中文,他话中的意思,何一只能猜测。  “琳琳一回来,你就把安德鲁送回去,家里二人世界惯了,我不习惯凭空多一个他!”何一从沙发上站起身,去卧室睡觉,不再理会美娜和安德鲁。  第二天早餐。  何一像往常那样腥松地坐在餐桌旁,等美娜端来牛奶和面包,可等了老半天,美娜也没动静。  “美娜——你忙什么呢?”何一大喊。  “来了来了!”美娜两手湿漉漉的跑进餐厅“何一,我正伺候安德鲁洗澡呢,你自己弄点早餐吃吧!哦,对了,今天你的那份牛奶让安德鲁喝了,你将就一点儿吧,啊!”  “什么,你伺候安德鲁洗澡?”何一大惊。  “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家安德鲁可是天天洗澡,哪像你邋遢鬼一个!”美娜说完,白了何一一眼,兀自跑回浴室忙活去了。  “啊,我的天——”何一无奈地闭上了双眼,十指插入凌乱的发间。  牛奶在哪里,它在安德鲁的胃里!  美娜在哪里,她在帮安德鲁洗澡!  今天如此,明天如此,后天还会如此!  忙碌了一早晨,美娜该去上班了。  安德鲁恋恋不舍地把她送到门口,并试探性地把头靠在美娜的身上蹭了蹭,说了一句外语。  何一不懂他的语言,但见此情景,安德鲁应该是说:“亲爱的,再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再看美娜也是与安德鲁难分难舍,她抱住安德鲁,轻轻地吻了吻他,无限怜爱地说:“宝贝儿,等我回来啊!”  而这一切,都是当着何一地面发生的。  何一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粗声粗气地对美娜说:“快走吧,要迟到了!”  美娜放开安德鲁,表情严肃地对何一说:“何一,你今天在家要好好伺候安德鲁!还有,今天天气不错,你应该带他出去透透气!”  “嗯——”何一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美娜走了。  安德鲁怯怯地看了何一一眼,便讨好地走到何一身边坐下,同何一一起看球赛。  “又他妈的输了!”何一一拍大腿骂道。本想趁休假两天好好看几场球赛,谁知他看好的那支球队却连连输球。  “出去走走吧!”安德鲁小声地建议。  何一想想也是,于是他关掉电视,锁上楼门,带着安德鲁来到小区的草坪前。  安德鲁一见草坪开心极了,马上跑到上面打了几个滚才起来。  “外国的就是开放!”何一无奈地想,但小区的草坪是严禁践踏的,他赶紧叫安德鲁出来。  这一叫不要紧,把草坪附近大人小孩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哇,好漂亮!”他们大声称赞安德鲁。  “我好想和他玩!”孩子们的表达更直接。  安德鲁也似乎感应到了人们对他的欢迎,他走到孩子们当中,蹲下身,任凭孩子们摸他的头发,握他的手,甚至轻捏他的鼻子。  他看何一的目光中竟多了几分骄傲,似乎在说:“怎样,我比你受欢迎吧!”  这些“见色忘义”的人们,何一暗想,也不问问安德鲁跟我们是什么关系,恐怕我被这外国家伙带了绿帽子,他(她)们还得谴责我不够大度吧!  这一天,何一过的很郁闷。  终于捱到晚餐时间。  美娜一下班就冲进厨房,忙这忙那,何一想这肯定是顿丰盛的晚餐。  果不其然,美娜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其中有何一最爱吃的红烧鱼和红烧排骨。  何一顾不上招呼美娜和安德鲁,只管自己大吃大嚼起来。  吃了半晌,他才发现美娜自己并没有吃,而是在旁边喂安德鲁吃菜吃饭。  “我说美娜,你真是请来个祖宗,你不会让他自己吃吗?”何一不满地嘟囔。  “你要是他,你会使中国筷子?”美娜反驳。  何一哑口无言,心里却愤懑异常,他真想冲上前去,把安德鲁胖揍一顿,可又怕美娜借机吵闹不停,算了,忍了!  安德鲁边大口地吃着红烧鱼和红烧排骨,边得意地望着何一原来,他也爱吃这两道菜!  何一突然之间没了胃口,美味菜肴一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忍吧,好在自己明天到外地出差,等一星期后回来时,琳琳也该接安德鲁回去了,何一这样安慰自己。    2  何一在外地跑了一星期业务,也算顺利,他想给美娜一个惊喜,于是便提前一天回到了家里。  到家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在家门口,何一拨通了美娜的电话,却被告知用户已关机。看来美娜早已睡了,他想让美娜穿着睡衣迎接他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何一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轻轻地走进了卧室,他想偷偷地睡在美娜身边,让明早起来的美娜大吃一惊。  可是,在进入卧室的那一刹,他惊呆了。  皎洁的月色下,床上睡的不仅仅有美娜——安德鲁蜷着身体睡在本该属于何一的那半边床上,他的头抵着美娜半露的酥胸,一只脚则搭在美娜雪白的大腿上!  而美娜则只穿了一件到膝盖的几乎透明的睡衣!  何一顿觉血往上涌,他“啪”地一声打开卧室的灯,一片光亮下,美娜和安德鲁慌忙地从床上坐起。  “你----你怎么提前回来了?”美娜有些惊慌失措。  “看来我不该回来呀,我不在家,你们过得倒很惬意呀!”何一铁青着脸,站在床边,愤愤地说。  “你什么意思!?”美娜从床上站起,不解地望着他。  安德鲁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蹭到门边,想要溜走。  “滚开,你这个外国杂种!”何一上前一脚,把安德鲁硬生生地踹倒在地。  安德鲁惨叫一声,却没有还手,只是从地上慢慢站起,跛着一只脚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他看何一的眼神不再似刚才那般躲闪,反而有几分轻蔑和不屑。  “你——你疯了!”美娜气的大吼一声,扑到何一面前,去抓何一的脸。  何一捉住美娜的双手,强压怒火,问道:“他,为什么没有走?”  “你个神经病!琳琳公司的业务有变动,琳琳暂时还不能回来,安德鲁还得在这住一个月!”美娜怒视着何一。  “天啊,一个月!”何一颓然放开美娜的双手,跌坐在床上。  这个死琳琳,自己找了个外国“男朋友”倒也罢了,还如此放心地把他交给好友来照顾,真是一个大脑短路的笨三八!  而美娜呢,自然乐得每天有帅哥相伴,她哪里会顾及何一的感受!  何一自己呢,纯是一个被戴了绿帽子还不被人理解的超级可怜虫!  此时,那个给何一戴绿帽子的男人,更确切地说那个外国杂种,正坐在客厅里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呢。他的神情分明在说:“何一,你小子又能把我怎样,乖乖受着吧!”  “怎样?我要杀了你!”当这个想法从脑海里蹦出来的时候,何一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是,不杀安德鲁真是难解心头之恨。  何一开始谋划杀掉安德鲁。  这件事隐秘之极,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美娜,那个疯女人,为救她的小情人,说不定会干出些什么。  第一次谋杀。  何一偷偷地买了好几包老鼠药,趁美娜不注意,他把老鼠药掺进了安德鲁每天喝的牛奶里。何一暗想:就算你安德鲁再人高马大,恐怕也难敌几包老鼠药的超强攻势吧!  谁知,那天早晨,安德鲁只是用鼻子一闻那搀了老鼠药的牛奶,便皱了皱眉头走开了,他根本没碰那牛奶。  外国杂种,鼻子倒挺好使!何一愤愤地想,看来下药不行,还得用别的手段。  第二次谋杀。  何一假意带安德鲁出去散步,“漫不经心”地把安德鲁带到了公园的一处假山上。趁着安德鲁打量四周的景色,何一冲上前去,用力地把安德鲁推下山去——安德鲁一声惊叫,直直地摔了下去。  “这次,你死定了!”何一心中狠狠地想。  可是,等何一回到家里,准备向美娜谎报安德鲁失足坠下假山的消息时,却见安德鲁安然无恙地在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你小子又失算了!”安德鲁眼中带着讥讽的笑意。  何一真是又惊又怕,看来这个安德鲁还真是有两下子,自己还真不能小看他。  第三次谋杀。  趁着美娜在客厅跟谁煲电话粥,何一溜进了浴室——正在浴缸里洗澡的安德鲁一见何一进来,忙想站起身,何一却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安德鲁的头狠狠地按入水里——安德鲁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脚去抓踢何一----眼见安德鲁的挣扎越来越弱,美娜却突然跑了进来。  “宝贝,对不起,我刚刚接了个电话——噢,何一,你在干什么!”美娜大叫起来。  “啊——我,我在帮安德鲁洗澡!”何一连忙放开安德鲁,安德鲁趁机把头浮出水面。  何一担心安德鲁会向美娜告状,却见安德鲁斜瞥着他说:“放心吧,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  何一终于松了一口气。  很长时间,何一都没有再行动。  不是他不想行动,而是他想不能再以这种低智商的谋杀手段来对付安德鲁了,何一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一次断送安德鲁的性命,因为形势对何一是越来越不利了——安德鲁对何一充满了戒备之心,他尽量避免跟何一单独在一起,而且注意跟何一保持距离;美娜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端倪,每逢她上班,而何一休假在家,她就把放暑假的弟弟小强叫来,让他帮着照顾安德鲁。这样一来,何一似乎更没有机会下手了。  何一在寻找时机。    3  慢慢地,何一发现,安德鲁似乎又有了新欢——楼下王老太家的雪雪。他们俩经常一起玩游戏、聊天、上街,甚至有几天晚上,何一还看见安德鲁和雪雪在楼道的阴暗处偷偷地接吻。  “这个花心安德鲁,爱了这个爱那个!”何一愤愤地想。不过,客观地说,安德鲁和雪雪的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一个高大英俊,一个娇小玲珑,一个风流倜傥,一个柔情似水。本以为安德鲁有了新欢,他对美娜的依恋会有所减少,但何一很快便失望了——安德鲁一边与雪雪谈情说爱,一边继续与美娜缠绵暧昧。看到安德鲁如此恣意妄为,又想到美娜那么执迷不悟,何一简直要疯了。  疯狂的何一终于酝酿出一个疯狂的谋杀计划。  这天,美娜上夜班了。  美娜的弟弟小强很快被美娜“调”了过来。小强本来懒得管姐夫何一同安德鲁之间的闲事,只是姐姐说了,他照顾好安德鲁每天可得30元钱,而他正急需一笔钱去购买网络游戏币,所以他这个高中生倒也像模像样地肩负起保护安德鲁的重任。  小强来到后,便直接闯进书房,打开电脑玩游戏,当然,他没忘了把安德鲁也叫进书房。  何一讨好地送来水果和饮料,小强只顾玩游戏,头不抬眼不睁地说了声谢谢。何一自讨了个没趣,乖乖地退出书房。临走前,他斜瞥了一眼安德鲁,却见安德鲁正舒适地躺在书房的小床上睡大觉,一副大爷的样子。  “哼,看你还能美多久!”何一在心里嘀咕。  不一会,小强的手机响起。  小强右手挪动鼠标,左手抓起手机。  “喂,刘伟,什么事?”小强极不情愿地问道。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小强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也顾不上玩游戏了,只是不停地问:“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oh,mygod!”  何一在客厅看电视,默不作声。  接完电话,小强匆忙跑到何一跟前,张口说道:“姐夫,刘伟有两张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他说分给我一张——还有一小时演唱会就开始了,我得去同他到体育场会合!”  “去吧!”何一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是,我姐那----”小强支吾着,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何一。  “放心吧,我就对你姐说,你从未离开。”何一答道。  “噢——姐夫万岁!”小强欢呼起来,并冲上前给了何一一个大大的拥抱。  “行了行了,快去吧,小心刘伟反悔!”何一催促他。  “那我走了,不过,你可千万别欺负安德鲁,要不然,我姐那我没法交代!”小强叮嘱完,便飞一般的冲下楼去。 共 65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三大补肾壮阳药酒配方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

上一篇:天中子兰花词闲情

下一篇:孤独的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