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设计鸟巢的最佳拍档

发布时间:2019-11-26 12:18:10 编辑:笔名

设计鸟巢的最佳拍档

鸟巢

每天早晨大约10点左右,在这家全球一贯最具创新性的建筑事务所里,大家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一群人聚集到莱茵河畔一栋19世纪普通别墅的第一层,尽情咀嚼着刚烤好的面包、果酱和水果。年轻建筑师们的喋喋不休(谈论当天的设计),创造出了一种近似宴会的氛围。接着,聊天戛然而止,结束了。这间事务所又归于寂静。

如果雅克 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和皮埃尔 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在镇上的话,他们也会出席。赫尔佐格很容易被认出来:光头、高颧骨、目光炯炯有神。他很快就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德梅隆——灰白的头发,略显疲惫的双目——看起来比较心不在焉。两个人都笑得不多,但他们的幽默在其不羁的建筑设计中一览无余。

雅克 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和皮埃尔 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

这间事务所是一家企业的核心所在,而这家企业目前正在从纽约摩天大楼扩张到阿布扎比的新建城市。他们把每一个项目都当作是一次试验——对一组新需求和新条件的回应。但正是他们为北京设计的国家体育场“鸟巢”,将会成为全世界最熟知的先驱建筑设计。这座形似碗钵、不锈钢柱构成的状结构已经成为本届奥运会事实上的标识,是自罗马竞技场(Colosseum)以来最令人难忘的体育场。

赫尔佐格-德梅隆是一对令人敬畏的搭档。赫尔佐格经常出入于公众场合;而德梅隆较为安静,在工作室中更为放松。他们是儿时的玩伴,在1950年的相同月份出生,并且在巴塞尔这座瑞士小城中长大。目前,他们仍然在这里生活和工作。开玩笑时也不露笑容的“更为挑剔的”赫尔佐格,一直以来都想成为一位建筑师,而他的同事却在巴塞尔大学(University of Basel)开始了生物和化学的学习。他们于1978年建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这一年是瑞士建筑业的低潮期,而艺术却发展良好。着迷于自然元素的前卫艺术大师约瑟夫 博伊斯(Joseph Beuys)对他们产生了早期却持久的影响,而他们与艺术的亲近大有裨益。事实上,他们曾经与许多艺术家有过密切合作,比如德国摄影师安德里亚 戈斯基(Andreas Gursky)和托马斯 鲁夫(Thomas Ruff),这些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拘泥于形式的艺术积淀。“我们的兴趣可以从我们的作品中看出来,”赫尔佐格冷冷地说道,明显是在努力回避私人问题。

赫尔佐格-德梅隆的建筑设计的确别具一格。一般情况下,激进的年轻人取得中期职业生涯的成功之后,就转入不断重复一种成功样板的模式之中。而这对瑞士建筑师却没有一点这样的迹象。他们每件作品的独创性都让人过目不忘:慕尼黑一家私人画廊的脆落完美;巴塞尔地标、一座精心编制的镀铜铁路信号站的难言之美——每一座建筑,无论其功能如何,都同样令人起敬、都同样地高贵、新颖。他们的声誉如此卓越,以致于甚至无需通过站来宣传其作品。而除了事务所以及委托业务的规模以外,什么都没有改变。每个项目都被指定一个数字,都拥有一本供内部使用的出版册子,有大量的统计数据,城市和背景研究,典型的瑞士式精确,但却受到对结构感知的影响。赛勒地产集团(Sellar Property Group)首席执行官詹姆斯 赛勒(James Sellar)表示:“他们的事务所运作极其有效率。在一次大型设计会议之后,每个人通常都会有麻烦。大家的工作永远不够好。他们极其挑剔,并且标准异常之高。但却能在创新、狡黠的幽默以及典型的瑞士效率之间实现很好的平衡。否则他们无法取得现在的成功。”赛勒与他们正在合作朴次茅斯足球俱乐部(Portsmouth Football Club)项目和伦敦一家大型开发项目。

这对搭档已经合作如此长时间,以致于很难分辨谁做了什么工作。巴塞尔足球俱乐部(FC Basel)经理克利斯汀 格罗斯(Christian Gross)把赫尔佐格描述为“精力充沛的创新前锋”,而德梅隆则是“深思熟虑的守门员”。作为一个团队,他们是“完美的组合”。该俱乐部的体育场就是他们设计的(他们还是巴塞尔球队的忠实球迷)。

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从一座工业废壳演变为世界最受欢迎的当代美术馆的过程中,泰特美术馆馆长(Tate galleries)尼古拉斯 塞罗塔爵士(Sir Nicholas Serota)曾经与他们一起共事。这栋建筑即将投入2.15亿英镑(合4.24亿美元)进行扩建,仍由赫尔佐格-德梅隆担纲设计。尼古拉斯表示:“他们通力合作的确比各自工作的总和要更好。他们确实拥有不同的性格,但是没有人会相信赫尔佐格是设计者,而德梅隆是管理者。他们在相互鼓励方面拥有惊人的能力,而重要的是,他们非常善于带动事务所里较年轻的同事。”

服装设计师普拉达(Miuccia Prada)表示:“除了其建筑的优美之外,我尤其喜欢他们的是,他们从不抽象和冷漠,并且总是与建筑地点及其文化相关联。”赫尔佐格-德梅隆曾为普拉达在东京设计了一个极具异国风情的店面。

赫尔佐格-德梅隆精于对地点的感知,以及对结构和对城市的感受。随着建筑变得全球化,明星名字和公司办事处将其均质化效应扩展到全球,这对瑞士建筑师却保留了纯净和新鲜,让每栋建筑与其建筑地点以及更加广阔的文化背景相辉映。那么,当他们在家乡设计的时候,又是如何更多做到这一点的呢?

赫尔佐格-德梅隆是制造业巨擘罗氏(Roche)实际的建筑设计师,正在建造一座40层的塔(高度与伦敦的“小黄瓜”(Gherkin)摩天大楼相同),同时是对巴塞尔建筑普遍不高的一次彻底违背。罗氏总裁弗朗茨 胡默(Franz Humer)表示:“我们拥有110年的历史,而且,在罗氏进行设计,赫尔佐格-德梅隆能够将其工作与我们的进步融合到一起,仿佛是一种自然的发展。他们了解历史的流动,而且还有社会结构及社会背景。”

不过,是奥运竞技场提高了他们的公众声誉。赛勒表示:“赫尔佐格为竞技场带来了近乎角斗士的品质——这场体育盛事的一种意义所在。”

对于自己为中国政府工作的质问,赫尔佐格漠然置之。“看看你的鞋和T恤:它们从那里来?你难道不是在跟中国做生意?”他向最近提出该问题的一位反问道。奥运体育场仅仅与全球最受瞩目的使命相关,而且当下,没有人可以做得更好。

译者/秦月

狗狗
中甲
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