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大众的遭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23:43 编辑:笔名

大众是一家照相馆的名字。  从五十年代起,大众照相馆就矗立在M县城最显眼的位置。“大众”的前面有个耀眼而辉煌的冠称国营二字。十岁那年,俺随父母到离家二十多里的姨妈家走亲戚。中午在姨妈家吃了一顿杂酱面,至今那滋味还记忆在俺心灵深处。临走时,姨妈对俺父亲说,才娃来趱县城多么不容易,咱带他到街上瞧瞧、看看,让他开开眼界,免得长大成憨子。大人们在前面有说有笑地走,俺则在后面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总而言之县城的美丽在俺这个山里娃看来比家里那个小山村不知要好多少倍。就这样俺魂不守舍地东张西望,害得父亲和他小姨子时不时停下脚步来等俺片刻。当时的县城基础设施还不完善,不但街道狭小,而且卖东西的也不多。但对于俺这个山里无知少年却是那么新鲜和好奇。不知不觉间,俺竟站在一个照相馆的门前,门口橱窗里挂着男女老少的各种照片,而且男女合影千遍一律是男坐女站、或者说是男左女右的样板照。从半岁的儿童到上了年纪的老翁每个人脸上挂着同样的微笑。当俺看到最后一张时,里面上了年纪的老头尽管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但俺发现那脸上的容笑是那么虚假和伪装,如果说他在笑不如说他在哭更突际些。俺站在橱窗前两眼不眨地浏览着里面的每一张照片。忽然,一个三十多岁的长辫子阿姨从里面走出来和善地问道:“小朋友照相吗?”我怯怯地道:“咋个照法?”长辫子阿姨轻松地说:“挺便宜的呢?大像一块五,小像五毛。”咦!这么贵。俺在心里暗想:长这大第一次来县城,挺不容易的,不如照一次吧!当俺把爹给俺留着买小人书的五角钱递给她时,长辫子阿姨的柳叶眉弯成了月亮眉,她慎怪地对俺说:“咋搞的,钱咋这么湿!”其实她那里知道,这五毛钱还是俺爹一分分积攒起来准备买一本小人书的钱呢。  接下来她把我领到照像室,对一个正在打瞌睡的小青年说:“给这娃子照张一寸的。”小青年用手在墙上的什么位置一按,室内所有的灯光都亮起来了,俺从小随爹娘在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长大,晚上照明用惯了煤油小灯,如今让这么强烈的灯光一照,刺得俺两眼发酸。小青年从身边搬过来一把椅子,示意俺坐在上面。然后,站在蒙有红布的照相机前对俺大声吆喝:“头抬高点。”俺就把头往上仰。他又说:“太高了,低一点。”俺就把头往下低。他说:“笑一笑。”俺裂了裂嘴。  一个月后,村里有人到县城交公粮,捎带把俺的像片取了回来。在灯光下,俺发现俺傻不拉几的,又愚又憨。进入八十年代后期,中国市场经济搞活开放后,大众照相馆的工作人员纷纷下海后。大众照相馆因地理位置优越,被一个修理家电的个体户柳野承包下来。本来这个人是冲着大众照相馆的位置来的,加上“大众”这个俗气的名字,城里的俊男俏女从“大众”门前路过时,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往旁边的摄影城、影楼、影厅和影都这些名称古怪而离奇的照相点跑。“大众”照相馆虽然占据着步行街的优越地理位置,终因名字跟不上经济和人们审美观念的变化,生意远远落后于后来开办的那几家摄影行业。个体户柳野在“大众”照相馆惨谈经营一年后,几乎血本无归。为挽回最后的败局,个体户柳野把房子抵押上,又从银行贷了五万元高息款请工匠装修门面,并从江南、杭州等地购买了巨幅明星写真照悬挂在显眼的地方,接下来,生意好了一阵子。  进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精通家电的个体户柳野经究不是那几家摄影行的对手。几个会合下来,个体户柳野的门前出现了门可罗雀的现状。对面星华影楼的老板看到这有利的位置被白白占据着,便托人和个体户柳野调换位置的事。开始个体户柳野不同意,星华影楼的老板软硬乘施,威逼利诱,不但替其多交了一年房租,同时又给了5000元。事情弄到这地步,个体户不好在说什么,只好委曲求全把“大众”照相馆的位置让给了星华影楼。自己搬到另一条街上。星华影楼利用阴谋诡计,把“大众”照相馆挤跑后利用自己的资金和技术优势,占据黄金位置后,生意日渐火起来,每天收入都在千元左右,生意好时,每天竟达二千余元。  随着千禧年的到来,经营有方的个体户柳野觉得“大众”这个牌子实在俗气。在一个风大夜黑的晚上,派人偷偷摘下“大众”照相馆的牌子。搁置到一个旮旯里,然后把一块显眼的巨副招牌悬挂在“大众”照相馆的位置致此,在人们熟悉了半个世纪的“大众”照相馆这个招牌,在人们眼中彻底消失了. 共 17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腹腔镜治疗精索静脉曲张的特点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错位的生活

下一篇:雏秋中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