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邪力转移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04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邪力转移

促急的脚步停下,秦石不敢置信的盯着寒潭,只见此时寒潭的中央,哪里还有先前的透彻,如一潭死水一般,剩下的,只有混沌,黑暗。

紫玲莎赤螺的盘坐在黑水中央,玉面上痛苦而挣扎,在她的眉宇间,不断有黑色的线飞出。

秦石瞪起眼,冲着邪魔喝道:“这是怎么回事?”

邪魔迟迟的不做声,但他神情却是变的极为严肃,是秦石从未见过的严肃,他双手微微的捏合,一股股凶煞的煞气喷射而出。

然而,这些煞气,根本无法接近紫玲莎。

砰!

突然,秦石一惊,一声巨响,在邪魔的手掌间,竟然突然发生爆破,邪魔魔眼都是一瞪,旋即就见那些他释放出的煞气,竟然反噬的冲着他反扑上来。

轰!

那庞大的虚影直接被震飞,猛的撞击在那寒潭壁上。

“邪魔!”秦石眸呲欲裂。

他扶起邪魔,邪魔干咳几声,露出秦石从未见过,也从未敢想象到过的苍白,道:“咳咳!小子,我真的,真的尽力了,这小妮子体内的那邪气,实在是太过强劲,就算是我也无法克服。”

“这,这怎么可能?”秦石几乎崩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吧,你堂堂远古两大魔尊,怎么,怎么可能有你不是对手的邪力?”

邪魔长叹:“若是全盛时期,自然不会惧怕这邪气,但我现在有伤在身,而这邪气有十分诡异,似乎又对我的力量了如指掌,我也没办法。”

“那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秦石心态都要炸了,他不能想象,拼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最好还要亲眼看着,看着紫玲莎离开。

邪魔沉吟,突然,他道:”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太难,而且……也不是有绝对的把握。”

“什么办法?”能有紫玲莎,无论多难秦石都会去做,他迫切的问道。

“用你的肉身做媒介,然后我逆转这寒潭,让这些邪气从这小丫头的体内转接到你的体内里。”邪魔言罢,停顿下,道:“但是,这样的话,你就会受到这邪力的折磨。”

“老妖怪,你疯了?”没等秦石回应,驴如花愤怒的跳出来:“你将这古怪的东西弄到他身上,就算你不在乎他的生死,你自己的命你也要了啊?”

“吵什么?再吵将你吞噬了。”邪魔没好气的瞪了眼驴如花,旋即他严肃不少,冲秦石道:“小子,如果你了解我,或是相信我的话,你应该清楚我不会害你s;。”

秦石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没有回应,说说你最终的办法吧。”

“不错,我吞天没有看错人。”邪魔欣慰的一笑:“其实,将这邪力转嫁到你的体内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暂时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你的体质和这丫头不同,这些年,虽然从未真正的接纳过我的煞气,但在日积月累下,你的体内早已适应了凶魔气息,而这邪力,也属于凶魔之力的一种,所以在你体内,这邪力会被明显的削弱很多,而且,在你体内,我所能发挥的实力,也远远超过在这寒潭当中,等到那时,再加上你体内的魔血,我想想要将这邪力彻底铲除,应该不难。”

“当然,就算如此,我想要铲除这邪力,也不是朝夕之事,少则,也要一年半载,多的话,甚至要十年,百年,甚至千年时间,这个期间,你会一直受到这邪力的折磨,就像是现在的她一样。”邪魔又补充道。

听闻,秦石沉吟片刻,突然他自嘲的笑了,道:“我就问你,这样我会死么?”

“死是肯定不会。”邪魔肯定道。

秦石了解似的点点头:“行,我明白了,那就这么办吧。”

“喂,小子,你可考虑好了,他说能保你不死就不死啊,一旦要是出现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驴如花急促的娇喝。

秦石十分信任的望了眼邪魔,自信的一笑:“不会的,他说我不会死,那我就肯定不会死。”

“小东西……!”邪魔愣了下,旋即心中是满满的暖意。

见到这幕,驴如花却是气急败坏的跺脚,道:“服了,真是服了,我说你这傻小子,是不是傻啊,那可是命啊,那可是就一条的命啊,你就这么开玩笑?”

秦石默认的耸了耸肩。

“行行行,咱不说这个,就算你真的没死,那你知道那邪力进入你的体内,最终会是什么结果吗?他说能给你化解,他化解的了么?就算能化解,几年,甚至百年千年?这千百年,你都要承受着非人的痛苦,而且,你的灵力会止步不前,灵魂力也会止步不前,难道你就不在乎吗?”

“我在乎,但是我更在乎我朋友的命,与其相比,一切都不重要,而且我相信,邪魔不会让我等太久的。”

“你……!”

“好了!”秦石打断驴如花:“你不必再说了,如果你觉得我是个累赘,那等到离开炼域之后,你自行离开便是。”

言罢,他不在理会驴如花,说实话他有些生气了,现在什么事都没有紫玲莎的命重要。

“邪魔,我们开始吧。”

“嗯。”邪魔点点头:“进到寒潭里吧。”

秦石点下头,旋即他缓缓的走到寒潭当中,那憔悴的倩影就在他面前,让他心中忍不住的怜惜,怜爱s;。

真的,在那瞬间,他眼眶红了,他不愿意相信,为何苍天会如此不公,他缓缓的盘膝坐下,大手轻轻的拂过那脸颊,道:“玲莎,坚持住,马上就会没事的。”

那合并的玉眼微微睁开,当看见秦石的时候,似乎瞬间清醒很多,她轻轻一笑:“嗯,我,我会坚持住的。”

“邪魔,开始吧。”秦石安抚好紫玲莎,旋即他喝声。

“你可准备好了?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去抵抗,这个过程会十分的痛苦。”

“嗯!”秦石坚决的点头。

“我知道了。”

邪魔深吸口气,旋即就见他魔爪上,一道巨大的古怪大阵,那大阵当即震慑出去,寒潭中在瞬间狂烈的逆转,有那么几个瞬间,甚至给人种沸腾的错觉。

轰!

猛的,秦石黑眸一瞪,在寒潭的逆转中,有两条十分纤细的线条从中不断摆动,一条,连接到紫玲莎的酥胸前,另一条,则是缠绕住他。

当那线条固定,寒潭下似乎有狂龙虎啸,龙吟之强烈,让大地粉碎。

“嗡嗡嗡!”

一眨眼,无穷无尽的邪力顺着紫玲莎身上被生生拖出,然后在那线条的牵引下,如找到宿主一样,疯狂的摄入秦石体内。

“额啊!”邪气入体,秦石猛的皱眉,他控制不住的狂喝声,一瞬间他的黑袍直接炸开了,他感觉他整个人似乎都坠落到地府当中,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

“好,好可怕的邪气!”这种错觉,甚至让秦石觉得,就好似是当初邪魔入体一样,一瞬间他似乎要无法控制自身,失去神智。

最终还是望着眼前那娇小的倩影,才努力的咬破嘴唇,克制住自己。

“不行,我不能倒,我要坚持住才行!”

秦石在心底不断低喝,最终控制不住的吼出声来。

整个过程,斗转星移,整个寒潭似乎都在瞬间变得黯然。

这个过程十分的长久,秦石在这痛苦中足足煎熬了近乎两个月的时间。

一直到两个月后,紫玲莎的玉面才微微平静下来,呼吸也开始恢复均匀了,背后的白发闪烁光泽,那充满芳香的香气扑鼻,落入到秦石的口中,让他不禁欣慰。

这至少说明,这两个月的苦没有白熬。

而突然,那玉眼睁开,当她看见眼前的画面时,她杏眼中闪烁起极强的挣扎,和不解:“秦石!”

“玲莎,别动!”秦石一惊,他极力的想安抚住紫玲莎。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当看见自身的邪气在不断涌入进秦石体内,紫玲莎几乎崩溃掉了,她疯狂的挣扎,玉手捏合,努力的将自身封印,不让体内任何的邪气流出:“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要命了吗?我不要你救我,你快走,你快走,你把这邪气还给我,你不能死

!你不能死啊!!!……呜呜呜!”

话到最后,已经变成呜咽了,紫玲莎像是个小女孩似的哭泣。

秦石心疼的道:“玲莎,你别哭,你放心,我有办法,我和邪魔,能够将这邪气在我体内消除,但是,如果你坚持,你会死的,你听我话,我答应你,我不会有事,好吗?算我求你,好么?”

紫玲莎是多么想要坚持……但是,当她听到那个求字时,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坚持了,她失声的点头:“嗯……”

“乖!”

秦石松了口气的一笑,旋即这才咬紧牙关,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接下来他所要承受的,将是最后的冲击了。

“来吧,来折磨我吧,我不会再让她受伤了。”

“玲莎,让我来分担你的痛苦吧。”

..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需要预约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位置在哪里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