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福兮祸兮尧山壁

发布时间:2019-11-26 22:07:29 编辑:笔名

福兮祸兮- 尧山壁

堂弟文革后期结婚,几年生了俩千金。赶上联产承包,分到十亩好地,三块地离机井都不近,每逢浇地就愁上心头。庄稼一枝花,全凭水当家。农忙时节歇人不歇井,抓号排队,夜里浇地是常事。看人家上阵父子兵,自己孤伶伶一人,两个丫头不便出工,连个替换的人手也没有,做梦都想要个男孩儿。

那年月计划生育抓得正紧,公社大队两级小分队,挨门挨户搜查,追得鸡飞狗跳,抓住育龄妇女,就送学习班,还要结扎。正好小姨从地区卫校毕业,分到公社当计生员。姐姐抓进学习班,姐夫哀求她手下留情。开始小姨不答应,架不住姐夫哭天抹泪,磕头作揖,心一软手就软,经姐夫指点,只在肚皮上划了个口子,趁流血缝了几针,根本没动输卵管,留了后手。

事也凑巧,一年后姐姐生了个宝贝儿子,姐夫乐不可支,取名叫豵儿,我们那一带,公猪叫豵儿,母猪叫老海。别说农民没文化,这个字还是古音,《诗经·豳风·七月》就有“言私其豵,献豜于公。”豵就是小公猪。事情败露,做了假手术,姐夫被重罚,小姨也被开除回家,丢了饭碗。

堂弟内疚,欠下天大人情债,一辈子做牛做马也偿还不了。还不了也得还,年年养两口大猪,一口老海每年两窝小猪,卖了钱全交给孩子小姨。再养一口肥膘猪,过年杀了,除了猪头下水,好肉全都奉供小姨家。

豵儿招人喜欢,虎头虎脑,脑瓜后边留一撮“九十毛”,摇来摆去像小猪尾巴,摇着摇着就长大了。豵儿与猪有缘,从小就给猪挑菜、拌食,劳动给爹帮手,人也勤快。初中一毕业爹就叫他辍学回家,夜里浇地带上,找着有儿子的感觉,心满意足,捏着脖子学张淑敏唱梆子《龙江颂》,村里都能听到。可惜好景不长,高兴没几年愁就上来了。从前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生活节奏快了,二十年世道就变了,乾坤倒转,不重生男重生女了。

由于像堂弟这样的大有人在,眼看着下一代男女比例失调,有人测算我们家乡那一带为1.21。随着农业现代化发展,农活减少,农民进城打工。女孩子只要不缺胳膊少腿,总能在城里找到对象;不少农村小伙儿尽管聪明伶俐,还得回家依靠父母。结果农村男多女少,阴阳失衡。物以稀为贵,男方彩礼飙升,三万、五万、十万、二十万,打着跟头往上翻,上不封顶。订婚“三大件”,从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一下子跃升为“三小”:城里有小楼,家里有小车,外加一个年纪轻的“小婆婆”,进门就有人伺候,省了雇保姆。

家居风水
故事会
长沙科技网